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小年的博客

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许小年:中国经济面临挑战 要转变企业商业模式  

2008-11-12 12:49:39|  分类: 言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以“全球金融危机与中国资本市场机遇”为主题的2008招商证券论坛于2008年10月29日在北京举行。以下是下午“全球背景下中国经济的现状及未来”议题,许小年演讲全文。

王建:非常感谢汤敏教授的演讲,许教授现在在中欧国际商学院当教授,我感觉他的特色是以观点鲜明、直击时弊为主。下面听听他的高论。

许小年:谢谢招商证券给我一个这样的机会,我想强调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,不光是因为国际的金融危机造成的,实际上我们面临双重的压力,既有国际金融 危机造成的外部需求减弱,也有内部投资处于下行阶段,中国的经济状况始终由国内决定。我们国家的经济经历过了过年的高速投资驱动的增长,但是不得不放慢速 度,所以现在我们面临的是双重的压力。在这个双重的压力面前,我们今年上半年已经看到了,企业盈利、恶化速度之快,超过预期,超过我们所有人的预期。这个 金属材料价格的下跌,钢材价格的下跌,石油制品价格的下跌,超过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期。

这样的一种快速的由高速增长转入到衰退的早期,说明了我们国家它经济增长模式的僵硬和脆弱性,说明我们企业商业模式的僵硬和脆弱性,在外部环境稍稍 发生变化的时候,在内部的经济环境发生变化的时候,我们的企业马上就撑不住了。今年四季度乃至于明年上半年,很多民营企业就变成了盈利的副增长,甚至有一 些出现亏损,速度之快,超乎我们的想象。

在这种形势下,宏观层面上可以应对的,是传统的凯恩斯主义,那么我认为凯恩斯主义在这个是完全用错了药。凯恩斯主义在经济下行的时候,提出了扩张的 财政政策,但是中国要渡过这轮难关,单靠这种政策没有用的。你刺激什么?总需求中的三大块,外部需求不是你的宏观政策和货币政策所能决定的,你可以增加出 口退税,但是国外需求没有了,增加出口退税有什么用?你可以停止人民币的升值,甚至往相反的方向走,但是国外需求没有了,你怎么办?所以这不是宏观政策能 解决的问题,你刺激内需和投资,首先投资能够刺激的领域非常少了。这一次如果我们推行扩张性的财政政策,和98、99年有一个重大的区别,就在于那时的政 策之所以发挥一定的作用,是因为我们经历了若干年的投资的低速增长,你在各个行业到处可以看到投资机会,所以当政府增加投资机会的时候,可以带动民间的投 资,也就是凯恩斯讲的政府的投资效应在那个时候比较大。

今天我们各行各业到处都是过剩产能,你再刺激投资,你到哪里找到投资项目?而且,我们中国经济的增长模式,过去的问题就在于过分依赖投资,你现在再 去刺激投资,你不仅不能够改变我们的增长模式,反而使已有模式的惯性的进一步加强。非常遗憾的是在过去的几年中,国内消费只占GDP的35%,就算我们可 以采取有效的政策刺激国内的消费,为了刺激国内需求,政策不是政府开支的增加,而是减税增加民间开支,为了刺激消费,政策应该是改善我们的社保体系,让老 百姓放心花钱,尽快把国内的家庭消费从35%这样一个超低的比率提高上来。

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的讨论,陷入了凯恩斯主义的固有模式,一看到经济增长速度下降,想到的就是政府花钱,要刺激投资、刺激出口,没有想到,现在再来 刺激外需,效果是非常成问题的。我们这么多年,靠投资拉动GDP的增长,到现在发现终于是无法持续下去了,需求稍稍发生一些变化,我们立即就发现各个行业 到处都是过剩产能,这些过剩产能,早晚会变成银行的坏账。

中国经济已经不能够再靠固定资产投资,已经不能再靠国外需求来拉动它的增长,我们将以这一次调整为契机,进入到一个中等增长的时期,将来的常态不是 GDP10%,而是5%—8%,在衰退期间,有可能低于5%,我们怎么办?我们多年已经习惯了10%的增长,甚至10%以上的增长,现在我们要改变自己的 预期,企业也要改变自己的预期,政策制定者要改变自己的预期,要把常态下的GDP增长降下来,10%不可持续。不仅是国内的资源无法支持这么高的增长,全 球的资源也无法支持中国经济这么高的增长,你还不要说环境、社会、社会分配的问题。GDP增长降下来,为什么大家感觉到无法接受?有一种说法,叫做GDP 低于10%,日子就过不下去,原因哪里?我认为主要在于就业,高增长来支持中国的就业,它的原因在哪里?是因为又说回到我们的经济增长模式,你依靠投资来 推动经济增长,投资大多数投在制造业,而制造业不是劳动密集型产业,是资本密集型产业。

我们大概算了一下,改革开放30年制造业产生的就业占全体就业的25%左右,30年间比例几乎没有变化。它不能有效地创造工作机会,改革开放30 年,从农村中游离出来的大量劳动力以及新增的劳动,都去了服务业。由于我们长期鼓励制造业的发展,服务业落后于世界其他各国,2007年,中国的服务业占 GDP的比重不到40%,而印度是50%、日本是65%、美国是80%以上。给了大家这样一组数据,我们就可以理解,为什么发达国家GDP的增长3%,也 可以解决就业问题,而我们非要增加10%,还感觉就业有压力,原因在哪里?我们的经济结构长期扭曲,以此为契机,我们希望社会上形成共识,政策制定者要尽 快地改变政策的思路。

以此为契机,把中国的经济从固定资产投资推动的增长、从制造业推动的增长,尽快地转向服务业。在一个较低的GDP增长速度上,能够实现全社会的充分 就业,由于我们服务业只占GDP不到40%,在这方面的空间是巨大的。但是为什么多年的经济发展,中国的服务业仍然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最落后?原因之一, 我们一直对服务业实行过度地管制,作茧自缚,使我们的服务业发展不起来。我所讲的服务业,是现代服务业,它包括金融服务,跟各位在座的都有关系,我们的中 小企业的金融服务,70、80%的中小企业没有金融服务,我们广大的农村基本上没有金融服务,空间是非常大的。我说的服务业,是通讯服务、是交通运输、是 文化教育、是媒体娱乐、是医疗卫生,在这方面,空间非常大。如果我们能够尽快地把制造业游离出来的资源,转移到服务业,在比较低的GDP增长速度上,我相 信可以解决全社会的就业问题。但是,前提是什么?前提是要尽快地推动改革,解除管制。这个美国人是不是过度创新,我们还可以研究,但是我知道中国是过度管 制,在金融业中的过度管制,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有体会。放松管制,解除管制,让资源更自由地流动,尽快地流入到那些目前效率还不高的行业,创造出新的增加 值、新的工作岗位,死盯在制造业上已经没有出路了,不管涉及到经济体制改革还涉及到政治体制改革,而且最大的障碍就是部门利益,如何削弱部门利益,能够让 资源在各个部门中间、在全社会中间,更加自由地流动,这是我们度过当前这个难关,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。各位和我一样都知道,政治体制改革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情,因此,我们这一个阶段的调整,很有可能是U型的,不大可能是V型的,我们在U型的底部停留多长时间,取决于我们改革的速度有多快。因此,我觉得我们现 在要花更多的时间、更多的精力,要谈论中国经济改革的问题,而不是宏观政策的刺激,我们现在如果光谈宏观政策的刺激,相当于一个病人你只给他吃退烧药,而 不给他吃消炎药,他烧可以退下去,但是炎症没有消失,那么烧会卷土重来我们现在要从病根上解决中国经济体制的刚性,尽快地转变我们宏观经济的增长模式,尽 快地转变我们企业的商业模式。我就讲到这儿,谢谢大家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