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小年的博客

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许小年:信贷政策若再不转变将酿成大危机  

2010-01-14 10:19:47|  分类: 媒体采访与报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许小年:信贷政策若再不转变将酿成大危机

  东方今报

  “中国经济仍处于危机后期,并非后危机时期;货币大量供应使得通胀已经到来,但通胀更多地体现在资产价格上,所以一般人感觉不明显;今年经济或将二次探底,结构调整势在必行……”上述话,是许小年1月10日在郑州说的。

  许小年是谁?他说国进民退与改革背道而驰,他说谁拒绝调整谁最后复苏,他说经济增速必将再次下滑……这样不合时宜的论断,似乎还有许多;有人说他是“美国鹦鹉”,有人说他是个有良知的学者。

  1月10日上午,建行河南省分行推出2010年首场高端客户 “财富峰会”。来自全省2300余名高端客户汇聚一堂,聆听了国内著名经济学家、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“论道中原”。

  “改革重启之时就是危机结束之际。”他坦言。

  两个判断

  中国经济仍处于危机后期

  金融危机经历了一年多以后,国内外的普遍看法是,危机已经过去,中国进入后危机时代。对此,许小年教授并不赞同,他认为中国经济仍处于危机之中,只不过是危机的后期。

  许小年对2010年中国经济的走势表示忧虑。“由结构失衡引起的经济危机远未结束,由政府花钱、银行放贷支撑起来的强劲复苏恐怕很难持续,中国经济2010年可能再次下滑,或将二次探底”。“这次经济危机不是简单的经济景气循环,而是由两大失衡引起的,一是美国的过度借贷消费,二是中国对出口的过度依赖”。许小年表示,即使美国经济在去年第四季度恢复正增长,也不代表危机已经过去,这主要是去年过低的基数使然,美国经济要等到内部结构失衡得到纠正,才能走出U形底部,然而这并不容易,还要取决于美国家庭储蓄率的提高和美国失业率的下降。

  他提供的数据显示:当前,美国家庭储蓄率是5%~6%,要恢复到战后8%~10%的正常水平还有一段时间,而美国失业率决定美国短期购买率,现在的美国失业率为10%,达到26年来的新高水平,离正常指标4%~5%还有距离。

  许小年认为,美国经济失衡从而导致中国经济失衡,国民经济最重要的部分——居民消费长期被忽视,不能有效促进居民消费,中国经济中长期复苏也无法实现。去年,国家提出“保增长、调结构”的方针政策,许小年认为,如果长期依赖出口和投资拉动的结构不调整,经济增长也无从谈起。

  国内通胀体现在资产价格上

  “虽然从CPI(居民消费物价指数)还看不出通胀,但事实上通胀已经来临。只不过这个通胀体现在资产价格上。”许小年直言不讳。

  看不到CPI通胀,原因是钱没有进入实体经济,钱进了股市、楼市。许小年分析,股市中,上证综指的市盈率已经从2008年底的约14倍升至目前的28倍,已经翻番了;另一个巨大的缺口在楼市上,5%的价格指数增长是“被”稳定了。

  基于上述分析,许小年说,只要实体经济没有出现真正的复苏,今年CPI的通胀压力就不会太大,因为央行发行大量货币中仅有一部分进入实体经济。“不过资产价格通胀,也会影响到消费。高房价伤害的是中产阶级,高物价对低收入者影响最大”。

  两个建议

  政府应向民间释放新的投资机会

  有迹象表明,今年以来中国宽松的信贷政策、货币政策正在转向,许小年认为“此举是正确的”;而对于去年中国经济的强劲复苏,许小年直言“不可持续,因为政府不可能这样持续花钱,银行也不可能永远这样放贷”。

  他认为,今年信贷政策转向十分必要,否则会造成中国银行业资产的恶化,甚至有可能发生中国版的次贷危机。“未来中国经济的方向在于调结构、保就业,从制造业经济向服务业经济转变,从投资拉动型经济向消费型经济转变”。

  许小年为此建议,开放管制行业,为民间资金创造新的投资机会。他说,去年上半年拉动经济增长的力量是国家投资和信贷投入,民间资金并没有跟进,因为民间资金可以投资的部门已经过剩,如钢铁、水泥、多晶硅等,而没有过剩的部门,受政策管制,民间投资无门,如3G通讯、医疗卫生、金融服务等行业。“财政投资要发挥乘数效应,关键是要释放新的投资机会,继续改革开放,打破僵化体制,让民间资金跟进,增加民间收入水平,促进民间消费,推动经济可持续增长。”许小年强调。

  用改革推进城镇化进度

 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“要以扩大内需,特别是增加居民消费需求为重点”的策略,许小年认为这是关键,只有加大城镇化进程才能使得中国经济走出危机的影响,真正走向复苏。

  许小年以几个数据做了城镇化的国际对比,“目前中国的城镇人口和总人口比仅有46%,远不及日本的86%、韩国的81%,因此城镇化进程的意义巨大”。他特别指出,由于社会分工的深化,城镇的经济效率比农村要高很多,效率的提高将带来居民收入的增长,从而带来新的需求,这个新的需求可以继续拉动中国经济的增长,而且还可以从根本上解决“三农”问题。“要真正推进城镇化,绝不仅仅是给一个户口那么简单,而是要为进城农民提供负担得起的住房、医疗和教育。”许小年教授说,现阶段高房价是城镇化的最大障碍,而高房价的根源则是土地的垄断供应;要使土地供应市场化,那就要从地方政府的财政改革开始。

  【许小年语录】

  “世界各国的政府,现在都在奉行麦凯恩斯主义,希望能把经济拉出萧条,拉出消费,重新走上繁荣的道路,我认为所有这些政策,最后都会以失败告终。因为这些政策医治不了由全球经济结构剧烈变化留下的后遗症,它治标不治本。”

  “家电、汽车下乡等政策虽然拉动农村消费,但毕竟农村购买力很低。中国的城镇化进程可以推动经济发展,但目前阻碍这一发展的问题是农民无法承担高房价,不能长住在城市,就无法带动消费。而要推进城镇化进程就必须进行包括社保、医疗、土地等一系列的改革。否则,中国经济将会面临二次探底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40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